人生若只如初见-《花千骨》的爱恨情仇

花千骨

只如初见

       她是世间最后一个神,命格不详却又善良坚强。出生时,满城鲜花尽数凋零,故名花千骨。
 
       他是白衣胜雪,眉目如画,遗世出尘的长留上仙。
 
       师尊离世前曾说“子画在,可保长留千年基业,可守仙界百年平安。”于是一生不负长留,不负六界,不负众生,不负任何人,却唯独负了自己负了所爱。
 
       一步一微笑,一步一伤心,一步一劫难;尽管记忆再悲伤,我却微笑着,不愿意遗忘。
 
       我不相信正,不相信邪,不相信幸福。可是,我相信你。所以微笑着不放弃,哪怕爱比死更冷.....
 

    

爱别离,求不得

花千骨

       她是命格不详之人,八字太轻,煞气太重,天煞孤星,百年难遇。出生时即伴随母亲难产而死,满城鲜花尽数凋零。因为出生起便身带能招引鬼怪的异香,以至从小妖魔缠身,厄运不断,最终
 亲人离散。遵从父亲遗愿上茅山求道以求安度余生,却没想到这一切不过的命运的开端……
 
      她善良坚强而又执着,待人处事宽容有度。性格天真,敢爱敢恨。十二岁稚龄出任茅山掌门,苦修一年终拜入长留上仙门下。长留山,绝情殿,朝夕相伴,就此沦陷。本以为能安稳的守在你身边,谁料人心难测世事突变。不过一心死守的执念,转身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爱过、恨过、伤过、终究,还是求而不得……
   
      异朽东方,魔君阡陌,帝王轩辕,灵石朔风……此生不负长留,却负错爱。
 
 
 
                 
花千骨

白子画

       他是白衣如画的长留上仙,眉目清冷,长发如瀑,仙姿隽秀,风骨难画。那个立于世间万物顶端,超脱红尘俗世之外的人。那个本是孤高决绝,偏又兼爱六界众生的人。错便是错,永远是非分明的人。谨守原则,正直的天下无匹的人。长留上仙白子画,横霜锋芒护天下。所以为保天下,辜负于她。
 
       本是冷心冷情的仙尊,却又是至情至性的凡人。长留山看她背负良多却咬牙坚持,一步步成长,于是赠断念,赐宫铃。绝情殿里她天真烂漫,所以不食人间烟火也喜欢上了每日一起共膳,尽管只是听她絮絮之言。然后断念毁,宫铃碎,消魂钉,绝情水。不负六界,不负众生,却终究负了自己,负了所爱,负了曾经相伴相守的静好岁月。
 
       所谓爱不得,恨不得,求不得……
 
 

若如初见

       群仙宴上的初遇,不经意间的轻笑,一句“不小心掉下来了吗”便注定此生沉沦。白子画,黄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桥头,我可否有见过你?
       一年之约,倾尽全力也不过是为了终有一天能叫你一声师父。从此朝夕相伴,日夜牵挂,终敌不过“错了就是错了”。八十一根消魂钉,高高举起的断念剑,断情绝念……
       “白子画,我身上这一百零三剑,十七个窟窿,满身疤痕,没有一处不是你赐我的。十六年的囚禁,再加上这两条命,欠你的,我早还清了。断念已残,宫铃已毁,从今往后,我与你师徒恩断义绝。”“我没有师傅,没有朋友,没有爱人,当初,我以为我有全世界,结果,我信任的,背叛我,我依赖的,舍弃我,我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求,只想简单的生活,可是老天逼我,是你逼我,你以为到现在我还回的了头吗?”“你有什么资格陪我死。”“白子画,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白子画,到最后,我还是一样舍不得你,舍不得你与我一起灰飞烟灭……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若你还是初见时高高在上的长留上仙,我若还是那个小心翼翼只一心祈求拜师的我。没有遇见过你倾城的一笑,没有一心追随只为让你不再寂寞,没有长留山上的悉心教导,没有亲授琴艺月下舞剑,没有为我身受剧毒以致仙身几欲消散……白子画,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花千骨
花千骨

不负如来却负卿

       那一年瑶池初见,她仰着脏兮兮的小脸,眉眼里满是惶恐和期待“你可不可以收我做徒弟?”于是,一世纠缠……
 
      绝情殿中,朝夕相伴,泛舟江上,月下舞剑。本欲护她一世安好无忧,却奈何无力抗天。于是,断情绝念。六十四根消魂钉之下,没有人知道她有多重要,包括自己。所以一声“师父……”所有防卫与伪装,原则与坚持,尽数崩塌。那一直在心里潜滋暗长的爱,那其实早已洞悉却从来不肯面对和揭开的爱,以无可挽回的姿态排山倒海来。“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让我亲手杀了你之后,留我一个人?想要什么,你说就是了。不管对的错的,我都给你。爱给你,人给你。六界覆灭干我们何事?这些人是生是死干我们何事?我带你走,去哪里都可以,你想怎样行。只是不要离开我……”云山苍苍,宫铃声响,千骨轮回,长留不负。
 
      佛说人生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小骨,这一世,再不负你。
   
 

此生错负

    “骨头,不要看!骨头,不要死,听我的话,不要死。就算这世上没人爱,你也要好好爱自己…等着我,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再回来的,不要怕,相信我…一直想看骨头长大后是什么模样,可惜我再也等不到了”青衫布衣,眉眼温柔的东方,气质出尘笑如暖阳的东方,洞悉一切知晓轮回却甘愿用来世寿命换取一年陪伴的东方。通晓古今哀愁的异朽君也无法把握人心,爱一个人,陪伴已是最大的幸福……
    “白子画,你若敢为门中弟子伤她一分,我便屠你满门。你若敢为天下人损她一毫,我便杀尽天下人。”自负美貌的妖魔之王,杀伐决断的魔界君主。最简单也最深沉的执念,也不过是想护她安好,不分善恶,不计对错。
 
    “什么叫离她远一点,笑话!我要天下皆在我手,还怕逆不了这小小乾坤!”身为帝王,坐拥天下却又属于天下。天下为重四个字足以淹没所有的不舍和爱恋。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一直等,直到她回来。看不见身边的人也注定辜负另一个人的深爱……
 
    “我一开始始终不明白自己活着的意义,又为什么要去长留山,后来遇见你,后来你说你要收集神器为尊上解毒。那一刻我终于懂了,原来从千年前就已注定,我的存在,只是为了给你一个成全。”一切因缘,不过注定,因你而生,因你而死。如果可以,我只愿朝朝暮暮守着你……
   花千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