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公告: 下载《爱优漫》APP,极速、免费、无广告、可离线免流量阅读。×

您的位置: 爱优漫 > 资讯 > 国漫同人文章 > 浮生江湖·忆长安

浮生江湖·忆长安

时间:2015/8/7 9:59:23    来源:爱优漫整理    作者:月时叁

谁先情动,谁就入劫。

“我们为什么要去千机?”

鸾箫与叶暖一路策马而去,马蹄声作响,不绝于耳,鸾箫回头,尽是漫天尘土。

叶暖一身干练的装束,黑衣黑发更衬得无情冷漠,此刻她的心里却与外表是冰火两重天,疑惑,悲伤,愤怒……在心中交错着。迟家和忘川的账,真的就那么难以算清?那么错皆缘起,那一年的停月之劫……

可是缘起之后,互不相干便好,为什么又处心积虑弄出了那些事,让她从烂漫少女变为冷漠楼主……也罢,这楼主之位本来便不该是她的,纪卿,祭卿,不见卿。

“找迟家算账,问清楚所有事。”叶暖的声音也充斥着冷冽。

“好…”鸾箫一向与叶暖形影不离,在忘川楼中也是关系最为要好,叶暖对鸾箫也是十分信任。

鸾箫曾经问叶暖,“为什么会单单如此相信我一个?”

叶暖回答,“也许是因为,你和曾经的我很相似吧。”

大概只有鸾箫知道,叶暖长剑后的身影是多么落寞,如同叶暖记忆里的那个人,那个令她下定决心走上这条路的人。

鸾箫也憧憬着有一天某个人可以深埋入心,即使会如同飞蛾扑火,倾尽一切,即使她的娘亲曾经这样警告过她:谁先情动,谁就入劫。

鸾箫与叶暖奔波了几乎一天,等到日色西垂,暮色渐起,才到达了所谓的“千机山庄总庄”。

千机山庄总庄坐落在俪祀,这是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庄园,几乎占据了半个俪祀,听闻山庄内的院落更是数不胜数,千机家族世世代代在此生息。

说起千机家族,是由迟家提出联合四大姓氏家族共同组建,其中世代以迟家为首,为经营情报一届的翘楚。迟家也是世代出英杰,把千机发展得越来越好。到了这一代,老庄主千机晚年在山庄内建观修道,不问世事,事务都由一位心腹代为操持。

家中大子次子皆是优秀,尤其是大夫人所出的次子迟暮深得人心,让人不禁猜测下任庄主究竟会是何人。

即使是在夜色中的千机山庄也依然令人震撼,灯火通明,华美犹如世外。

“千机山庄”牌匾高高挂起,仿佛散发着梨花木的古香,诉说着百年的往事。

管家是一个慈蔼的中年男人,即将步入六十的样子。

此时正缓缓走向叶暖鸾箫二人。

“二位姑娘,可是少爷的朋友?”

叶暖上前一步,道:“在下和妹妹前来找庄主有要事相商。”

“不知如何称呼?”

“在下名暖,这是妹妹箫儿,麻烦管家了。”

管家给两人带路,“这样,庄主如今不在山庄,不过两位少爷在。今日天色已晚,老奴先带二位住下,明日再带二位寻访。”

鸾箫一向心直口快,“那就多谢管家了。”

叶暖默默跟在管家身后,基于多年身处江湖的本能,叶暖突然感觉到一道目光冷冷射来,目光如炬,让她甚至误以为是月光。

只是目光转瞬即逝,一瞬之后便消散了,此时月也躲进了云中,烟笼寒,月笼沙。

山庄客房“乐然居”中,鸾箫已经睡下,叶暖擦拭着“妄影”,剑身闪耀着精炼玄铁才会具有的光芒,寒气四溢。

世人皆知--四大门派中,属千机与忘川恩怨最甚。

“看来,明日又是一场恶斗了。”叶暖喃喃自语道。


即使是兄弟之间,生在这种家庭的这种身份,斗争早就注定,无法躲避……如同那年风云突变的“停月劫”,终究是乱了世人,胜者也伤。

晨光初曦,照亮了苍茫大地,那颗名为“启明”的星辰渐渐黯淡,与天空同色,与白日一体。朝而复始,又是一日的开始……

叶暖的长发倾泻而下,与眸色相同的乌黑,令人望而生畏。

叶暖给大多人的感觉,都是如同她的妄影剑一般--冷而烈,美而清…爱慕她的人,心知肚明终究是妄念,却不能抑制。

“暖暖…”此时鸾箫也已经醒来。

“叫姐姐。”叶暖也被“暖暖”这个称呼吓到了。“叶暖姐……”鸾箫妥协。叶暖很快打理好了长发,以及是平常干练的发型,依旧是黑色的搭配,仿佛周身散布着寒气。

而鸾箫则是身穿一件淡绯色衣裙,搭配着玲珑的身材,十分相衬,显得活泼明媚。鸾箫不知为何十分偏爱暖色系的衣服,大概是她的心里也如同阳光明媚,楼中人都很喜欢这个阳光善良的女孩,当然,这是他们见到鸾箫另一面之前的想法……

管家也匆匆赶来,手里提着一个食盒,倒是没想到他一把年纪却健步如飞,看来是有些功夫底子的人。

“两位姑娘早啊,这是给你们的早饭,现在二位少爷应该已经起了。”

鸾箫高兴地接过食盒,毕竟是小吃货,但叶暖却毫无反应。

叶暖沉声,道:“管家,为何不弄清我们的底细,便如此待我们?”

管家依旧是和蔼微笑,答道:“二位姑娘看起来和善,再说…昨晚二少爷已经路见过二位,吩咐了老奴,所以自然要优待。”

叶暖想到昨晚的冰冷目光,猜到了些什么,却还是有些迷惑,但表面还是点点头,和鸾箫一起用食。饭后,管家便带着二人穿过一道道门与楼阁,走向会客厅。

白日里的千机山庄看起来似乎比黑夜中更加美丽,千机很注重周围环境,山庄的许多地方,包括平常居住的楼阁两旁都有树色花影,让人感觉很是清新舒适。

鸾箫一路很是活泼,惹得管家喜爱,这个如斯美好的女孩……

叶暖似乎看见了一些她曾经的影子,只不过即使是当年的她也还不如如今的鸾箫洒脱。

这座大厅的门口有一牌匾,书“合议厅”,鸾箫与叶暖猜测这大约就是议事的地方,对视一眼。

“此时二少爷应该在厅中,老奴还有事情要做,麻烦二位自己进去了。”管家吩咐了一下,转身离去。

叶暖与鸾箫慢慢走进院子,厅中似有嘈杂的声音,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在厅中人看不到的门外侧敛身倾听。

鸾箫本觉得这样不太好,但是她的杀手本能还是让她镇定下来,玲珑的身材脚步极轻,没有弄出多少声息。而此时,正在厅内的正是千机山庄的长次少爷与二位正室夫人。

四人神色各异,坐在屋子两侧,皆是暗自思索自己的事情。

左侧男子一身白紫长袍,眉宇间带有英气--这便是千机的大少爷。

千机大少爷由二夫人所生,名为迟骁,身材高大,似是喜欢玩权弄术,倒也是聪明,善于使重的兵器。大少爷迟骁身旁的女子即是他的夫人白焕娆,此女是朝中大臣之女,一副妖娆容貌与身段,眉间有些戾气,心高气傲又不失手段。

迟骁宠爱白焕娆,但奈何风流,于是还有两房妾室,皆是容色不错的普通人家女子。白焕娆不悦却也没办法。

至于另一边坐着的是二少爷迟暮。迟暮的容貌比迟骁还胜上几分,俊秀而不妖,据说长得很像大夫人。迟暮虽然是次子却是嫡出,所以兄弟之间自然是有竞争,只不过似乎这位二少爷不喜争夺,且比迟骁更聪慧善辩,暗器使得极好,深得人心。

伫立迟暮身侧的汉服女子是其唯一的夫人泫杪,据说是名门之后,但山庄无人知晓她的来路,泫杪性格普通,与迟暮很是不同,很多人好奇迟暮为何唯迷恋泫杪,却是弄不明白。此中缘由,大概也只有他们二人知晓。

泫杪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迟骁与白焕娆,莫名想要感叹一句,虽然明明每日互相请晨安已经是习惯了……这麻烦的千机一族,规矩真是多……

白焕娆也是心知肚明四人的关系,想了想又有了主意,当下准备开口。

即使是兄弟之间,生在这种家庭的这种身份,斗争早就注定,无法躲避。如同那年风云突变的“停月劫”,终究是乱了世人,胜者也伤。

院门已经关紧,也并未有家丁进来巡查,想必是知道少爷们都在这儿,不便打扰。

叶暖与鸾箫皆是无言以对,一大早她们这是即将看到什么戏码?随即,默契十足的两人同时恶趣味地勾了勾嘴角。


你说我只适合生活在江湖,可是……如若有你,何处不江湖?

泫杪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有礼而又疏离。

但是泫杪的心里不知道是翻江倒海着各种负面情绪多少次了……

“泫妹妹今日起迟了。”

对面身材妖娆的女子就是泫杪的大嫂白焕娆,一席红衣妖艳无比,面带微笑。

可是泫杪面对这位美人却好感全无……

明明只是跟他们到这里时间差不多,怎么就是“迟了”?这大哥大嫂是故意来早了要来刁难她吧?…泫杪心里想着,不由得有些不悦。

“倒是大嫂说笑了。平常大哥带着敏侧夫人与婕侧夫人来,我们都是此时正好。”

鸾箫瞟见一个男子,黑色衣袍的袖口上绣着金色的丝线,看起来像是江州出产的上好锦缎制成。男子的容貌出众,看似温润如玉,总是似笑非笑,却惹人注目,长发松散未束,增添几分妖孽之感。

叶暖抿了抿唇,认出了男子应该是昨晚路见的那道目光的主人,迟家二少爷迟暮。

鸾箫想了想,觉得他的黑眸和叶暖的相似,只是叶暖的眸中冰冷如月光纯粹,迟暮的双眸却深不见底。

白焕娆不满地看了一眼正襟危坐的迟骁,迟骁也是不满,并未理会她。

挑拨离间?

就算是迟暮不说,白焕娆自然也不会对那两个女人多好。

殷林婕,云敏,这些不知安分的人,她白焕娆终有一天会一一除去,只是,眼下不急……

泫杪笑意盈盈,道:“听说敏姐姐已诊断出有一月多的身孕了,先恭喜大哥。”

白焕娆没回答,迟骁点点头,“多谢,弟妹以后常去看看敏儿就好。”

其实泫杪也不是很厌恶白焕娆,只是白焕娆是个无事生非,咄咄逼人的主。想起白焕娆,就仿佛当初那句“来路不明。”还在耳畔回响。

“听说昨晚山庄来了两位姑娘,二弟可知道。”迟骁打了个圆场。

迟暮答道:“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今日她们就应该会来说明来意。”迟暮不紧不慢。

一个家丁快步跑进来,无视了在门侧的鸾箫叶暖二人。

“大少爷,二少爷,门口来了几个半步阁的人。”

迟骁感觉有些莫名其妙,问:“问清楚是半步阁的人了吗?”

家丁老老实实回答:“是。已经看过来了令牌,是两女一男,其中一个…好像是上次来过山庄的池三小姐。”

迟骁思索片刻,“那赶紧让他们来这里吧。”

迟骁实在想不明白,池三小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是半城公子有什么密事相商,要妹妹传达?当然,迟骁不会想到,池月时只不过是顺着阎曼纱和玺涯来千机山庄玩玩而已……

至于泫杪与迟暮,他们自然是知晓一切的。

两女一男,中间一定有阎曼纱。

果然是情到深处难忘怀么,可是她心系那人已……泫杪看着迟暮,迟暮依旧不动声色,一副风清云淡,却万事如指掌的样子。

泫杪想,对于迟暮她只希望一生一世即好,不用权倾天下,不要金戈铁马,不求无限荣华。可是这茫茫江湖

之大,又有几人能够依照心意喜乐一生,不管是倾城女子,孤傲女侠,还是亡国公主……

命运一始,万事早有定数,倘若当初她依旧弥留在无为山中与鸟木为伴,如今又是怎样光景?

可是从她答应嫁与迟暮的那一刻,她的未来无法更改。

她看见迟暮也在望着她,笑颜转瞬即逝。

如今并不是他不愿陪她回到无为山过平静生活,而是这一切已经无法阻止,他们早已涉入江湖太深。

可是当命运没有到来,何必思存许多。

命多变数,并非皆劫。

“你说我只适合生活在江湖,可是……如若有你,何处不江湖?”

后来在无为山之巅,迟暮这样对泫杪说道。


鸾箫和叶暖对了对眼神,慢慢离去,直至出了院门,在院门外不远的凉亭下歇息。

鸾箫问,“半步阁的人也来了么?”

叶暖双唇微抿,点点头。“是了,这下子有得热闹看了。”

叶暖望见鸾箫脸上古怪的笑意,无奈道:“我记得上次去天恒门总部你脸上也是这种表情。”

鸾箫继续笑着,“我只是觉得会很有意思嘛。”

恩,是有意思,后来鸾箫把天恒门总部给拆了……

“叶楼主,别来无恙。”白衣男子衣袂飘飘,潇洒倜傥,墨色发丝随意地垂落,在阳光下似是闪着光芒。

叶暖看着玺涯,嘴角努力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玺涯兄,好久不见。”

池月时依旧一袭浅蓝色衣裙,双眸灵动,拉着一旁轻纱遮面的阎曼纱走了过来,“叶楼主?是玺涯哥哥的朋友么。”

叶暖与鸾箫上前,鸾箫问,“是池三小姐池月时吧,我是忘川楼的鸾箫,这是叶暖姐。”

叶暖也点头示意。阎曼纱玺涯池月时和叶暖鸾箫几人互相通了身份,大家都十分友好。

叶暖问,“不知玺涯兄你们几位来这千机山庄是有何要事,能否告知。”

池月时心直口快,“是曼纱姐姐最近身体有些不适,抓了药也不见好,正巧我们路过俪祀,据说泫杪二夫人医术高超,曼纱姐姐和她认识,我们就来了。”

鸾箫倒是很喜欢这个与她性格相近的女子,直爽美好。

玺涯道,“已经告知,那么二位是怎么回事。”

鸾箫回答,“啊,我们是……”

叶暖皱眉,想了想还是阻止了鸾箫未出口的话语,打断道,“抱歉,事关个人,只能处理好了再向各位解释了。”

“没关系。”

“那我们先行离开了。”

这次开口的却是一直沉默少语的阎曼纱,奇特颜色的眸子散发着别样的情绪。

“好好好,那我们先走了,叶楼主改日再叙啊,记得下次请我去十里长安喝茶啊!”

“曼纱,等等我!”说罢,玺涯拉着凌乱的池月时急急忙忙去追赶阎曼纱。

叶暖思索,与鸾箫又坐了一会儿,便又准备走向大厅。

阎曼纱跟着一个家丁曲曲折折,走向一处院落。

家丁恭声道,“二夫人就在万卷阁之内,她也是刚刚赶到,姑娘请自行进去。

”阎曼纱也不拖拉,向家丁道了声谢便走向书阁,然后,她又猛地停住,向家丁吩咐道,“麻烦帮忙安置一下我们二位朋友,请他们等待我,不用来找我。”

说完,头也不回地径直走了。

家丁转身离开,心里碎碎念阎曼纱的两个朋友早去自行参观山庄去了,现在估计玩得不亦乐乎……

阎曼纱推开门,泫杪依旧是身穿一袭汉服,长长的衣摆拖在脚边,手中捧着一本书籍,与头上的铃铛搭配显得古色古香。

泫杪听见了门口的动静,却也不有所行动,依旧悠哉看书。

阎曼纱咬咬牙,道,“明人不说暗话,迟二夫人。”

泫杪回过头,放下了书慢慢走过来。她从汉服宽大的袖口中取出一封信件,眼神平静,“不怕听到什么让你难堪的坏消息么?看来阎姑娘可真是旧情难忘。”

阎曼纱并不反驳,仿佛听不出泫杪话中的意思,苦笑着回答,“我并不怕知道的是什么坏结果,只怕这一世,连他的坏消息也都不再听闻。”

曾经的少年物是人非又如何,她也早已不似当初烂漫,他救她于那月玳国战火,她不求再续前缘,只望他安好就是。

纵是相见,应是不识。

泫杪默然,将信件交给她。

阎曼纱急忙打开,里面有一张纸,上面赫然写着“磬州,岚延镇,天澜江边五里处。”

阎曼纱默记于心,将信件和纸张还给泫杪,“多谢。”

“不用,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好了,如今阎姑娘该告诉我我所感兴趣的消息了。”

泫杪点燃油灯,将纸张的一角点燃,看着它化为灰烬。

阎曼纱点点头,过了一会才轻启唇齿道,“这次带给你的情报,是关于半步阁主的一些事。”

泫杪道,“关于半城公子?”

阎曼纱摇头,表情严肃,“不,是关于池老阁主,他如今,依旧安好如初,未曾如外界传言一般早已……”

泫杪的表情凝了凝,她知晓,也许天下江湖,又要风起。


相逢何必曾相识,相爱何须爱无离。故人今安,我便心安。

磬州,岚延镇,天澜江边五里处。

磬州地处西北,是一个并不富裕的地方,百姓多以务农为生;而岚延镇又是磬州与云州两处交界,大道上人来人往,地靠天澜江,算是磬州界中比较富裕的一个城镇了。

阎曼纱匆匆和玺涯池月时告了别,从千机山庄借了一匹快马。

或者应该说是泫杪送了她一匹马,她牵马时泫杪的神色有些异样,却并未再对她说什么。

但是阎曼纱当时也顾不得多想,而泫杪神色异样的缘由,她也是后来才明白过来。

池月时好奇,问:“曼纱姐,你要去做什么?”

阎曼纱与池月时相识已久,之前为见泫杪已经撒了谎,并不想再欺骗她,于是一时语塞,“我……”

反而最后是玺涯解围,他语气平静:“让她去吧,是她自己的事,她不能告诉我们,我们也不问了。”

阎曼纱怀疑玺涯是不是已经猜到她装病的事,只是不说破。

她快马加鞭,幸好俪祀与磬州相隔并不是万分遥远,差不多半日便到了。

阎曼纱此时此刻漫步在天澜江边,风流吹起她的面纱和裙摆,她神色忧愁,却别有谪仙风采。

几个在江边玩耍的孩子看见了她,调皮地议论着。

其中有一个最为机灵可爱的少年,名为阿南,眼神飘忽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总喜欢偷瞟阎曼纱。

阿南从小伙伴们中离开跑回家,那是一个小园子,里面有两间茅屋,一个男人在其中忙碌。阿南眼睛骨碌碌转,说:“姐夫,天澜江旁边来了一个好漂亮的姐姐,冬闲他们都在那,你去看不?”

顾延只当阿南在说笑,训了他一声,“什么姐姐妹妹,成天想什么呢!你知姐姐道了准又说你。”

阿南鼓鼓嘴,“我没胡说。姐姐不是到镇上买酒去了吗,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顾延说道,“是,你姐姐一向疼你,等回来了一定又会给你带好东西。”

阿南突然问:“姐夫,下个月你不是就要和姐姐成亲了吗?”

“…是,怎么了。”

“那你以后也会给我买好东西吗?”

“当然了。”阿南笑,“我才不要什么好东西呢,只要姐姐给我带糖葫芦就好了。”

顾延也笑了,“你呀……”

阎曼纱站在园子外面,看着园子中的男子与少年,听着他们的对话。

成亲?

他终于要成亲了么?

她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次宫宴上,她少女心性,他谦卑接受她赐名,光彩照人。

掌上明珠,亡国公主,江湖中人,这或者是她的一生。

她也记得,她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国破之前,他誓死送她离开都城,独自拼杀。

右丞长子,镇南将军,平凡农夫,这也许是他的一世。

如今他已经有了相爱的人,何必再去再去追求两人当年少女少年的天真情愫,她恋他于半世,他救她于战火,两不相欠。

阎曼纱有些迷惘,为了她的心结和泫杪做了交易,如今却又换来这样一个结果,算不算是得不偿失?也许阎曼纱心有不甘,可是知晓他如今安好即好,他也明白她一定也是安好,这样就足够。

相逢何必曾相识,相爱何须爱无离。

故人今安,我便心安。

阎曼纱的脚步轻移,她明白如果这一步踏出或许就会改变顾延和她的命运,她微微犹豫,然后咬牙别过脸去,飞快离开了这片土地。不带丝毫眷恋。

而顾延此时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回头向阎曼纱离去的方向看去,却只有那道小路,无声无人。

阎曼纱回到路口,看见逆光下玺涯的白衣随风摇摆,他牵着马,两人微微一笑,静静伫对,有风掠过,皆是无言。

关注更多内容《七日之后

资讯相关内容

你想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