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公告: 下载《爱优漫》APP,极速、免费、无广告、可离线免流量阅读。×

您的位置: 爱优漫 > 资讯 > 国漫同人文章 > 【三四同人】剑与花(二)

【三四同人】剑与花(二)

时间:2017/10/18 15:30:53    来源:爱优漫整理    作者:未知

【第二章】夜阑与苍穹

良久,他才听见三月神君那略带遗憾的自言自语:“……唔,还是太利了。”

夜阑神君呆愣在原地,风中凌乱了好一会儿。

在那好一会儿的基础上又过了好一会儿后,风中凌乱的夜阑神君终于成功将三月神君的注意力从碎掉的瓜菜上转移到了他身上——三月抬起头,看见了半只脚还顿在空中的夜阑,果断向他投来了不解的目光,道:“嗯?你站在那做甚?”

说罢,又抬起了右手的剑,干脆利落地在空中甩了甩刚刚切瓜时沾上的瓜汁……

“没……我脚抽筋了,缓缓罢了……”夜阑有气无力的声音消逝在风中。

他虽没有真的抽筋,可他确实需要缓缓:眼前这情景让他觉得有点他娘的幻灭。

三月瞥了他一眼,没有多理会,顺手就把两把剑丢到了桌上的一旁,然后袖口一挥,便把那切碎了的瓜菜一窝脑全都扫到了一个盘子里,又唤来了个小仙,让他把盘子给端到厨房里去了。

等到夜阑缓过来的时候,三月已经走到不远处的小石椅上坐下来,正在动作闲适地擦拭着他那两把……厨用刀?

终于想起自己此行目的的夜阑神君又死心不息地蹭了过去,他坐到三月身旁的另一张小石椅上,努力地遗忘掉方才映入眼中的情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唔,你的这个剑便是他们在外面四处吹嘘的绝世神剑?”

“……你们是这样叫它的?”三月抬起头,蓝眸有些不能理解地看向夜阑:“我的本意只是想磨把切瓜刀……回过头来就磨成这个样了。”

剑刃太锋利,切瓜菜好像不大适合。三月的语气里透露着一种白忙一场的可惜之感。

“你这话最好不要告诉苍穹……”夜阑不得不对天帝的那把君临生出了一种莫名的同情感:可怜的堂堂榜上第一神兵,被这么两把切瓜刀给赶下来了……真是叫人发指啊。

“嗯?你给你的这对剑起了名没?”夜阑想了想,又问。

“我觉得一般人不会想着给把切瓜刀取名号。”三月看着他,迟疑了好一会儿,道。

“可它们现在已经荣升为震惊天下的绝世神剑了!切瓜刀跟它们已经没有半毛钱关系了!你就算怎么随便也得给它们一个名分啊?!”

“这样啊……”三月低头看向手中的剑,稍微有点动摇。

“是啊是啊,来来来取一个,啊不,两个,随便取两个。”夜阑在一旁怂恿。

“嗯……那就,小红和小白?”三月举起剑,又瞧了瞧两把剑的剑柄,掂量道。

夜阑觉得他的小心肝颤抖了一下。

真的不难想象,过些时日,那闻名三界的神兵榜上排名榜首的两把神剑,将会拥有同样震惊三界的剑号:小红与小白。

三月神君干得出这个事儿。

“您请绝对一定必须得换两个……”夜阑哭丧着脸向三月道。

敢情他是故意来扯低神兵榜的文化水平的?!

“我虽叫你随便改可没想过你要随便成这样!”夜阑神君迎向三月一脸‘不是你叫我随便改的么’的表情,痛心疾首道:“你在书里头瞧见过哪些好听的名字!或者听到过哪些你觉得入你耳的都可以!总比你这两个要好得多!”

然后三月神君再次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或者说是两三眼,道:“像你那样的名字也可以?”

夜阑听罢,深感安慰,心里直叹孺子可教也,于是微笑着不住点头:“嗯,这就挺好,挺好。”

“我懂了。”三月回了他一声,然后又低头,不紧不慢地在他那两把剑上弄了几弄。

“嗯?你这又是在做什么?”夜阑对这两把剑始终深感好奇,把头凑过来道。

“刻名。”

“哎?你已经取好了?”夜阑惊诧地看了他一眼,“拿来拿来我看看我看看!”

“喏。”三月把剑往他腿上一放,便站起身来,从容地朝室内走去——他肚子饿了。

那边厢,夜阑兴高采烈地接过双剑,正要瞧瞧这三月的文化高到了什么样的水平竟能取到和他的名字差不多的名称,然后只一眼望过去,呼吸一滞便石化在原地:

那一红一银的剑柄上,各自刻上了两个洒脱有劲的字,在日光下显得熠熠生辉。

银月似的剑柄:夜阑;

烈焰般的剑柄:苍穹。

夜阑与苍穹。

他本人和天帝的名字,被大大方方地刻到了两把切瓜刀上……

夜阑再次在风中凌乱了。

【第三章】有点挤

夜阑驾着个云,提着刚吃饱饭的三月神君去到天帝的卧龙殿时,天帝正独自一人侧躺在大厅中央的龙椅上,单手撑起头,另一手拿着本小人书,神情认真地揣摩着。

棕黑的发从肩上落下一两缕,身穿一袭金色的袍子。此番动作下来,外人看起来冷漠高端上档次的天帝在这一刻有种别样的慵懒。

唔,还挺受看。夜阑默默评价道。

天帝是个美男子,爱好穿金色的长袍。

诚然那小子穿着的这个行头确实异常好看,可夜阑不大喜欢金色。

穿着那衣裳的天帝走到外头,就像坨随处移动的大金子似的,太嚣张了。

夜阑啧啧了两声,暗叹。

只见夜阑三月二人不待通传便大大方方地踏了进来,天帝也没多大动作,就是稍微坐直了身子,将目光从书上移开了那么一点,落到他们二人身上,各自瞟了他们一眼,道了声“自便”后,又专心地看他的小人书去了。

可是慵懒高端的天帝确实低估了这二人的脸皮。

他拿着小人书正要继续往下看的时候,突然龙椅的左侧一矮,右侧一低,抬起头,却见黑白两道身影就这样不要脸地一左一右蹭到了他那宽敞的龙椅上。

三个人坐到一个龙椅上……天帝觉得吧,好像有点挤。

他侧眼打量了下身旁,这位置却偏偏没有挤到要肩膀贴着肩膀,手臂挨着手臂的地步,不禁皱了皱眉,纠结了。

纠结了一下,却又忽然想到书里头经常能够瞧到的一句话:丞相肚里可撑船,心想自己比上区区一个丞相,又要高级许多,这肚量真不能没有,于是便咬咬牙,忍了。

这厢天帝心里头纠结完后,那厢坐在他左侧的夜阑神君却得寸进尺地把头凑了过来,一手搭在了他肩上,一副亲密的模样:“哎苍穹,我说啊,你怎么看的这个小人书,这个不怎么好看,没图的。”语气间似乎有点嫌弃。

“这个不是我的。”天帝一边应着,一边不动声色地拨开了搭在肩上的手,然后又低下眸,将小人书又翻了一页,缓缓道:“今早到殿外头逛了两圈,地上捡来的,内容……还不错。”

说罢,却听见另一侧传来了三月略感疑惑的声音:“唔,我前些日子,不是叫人赠了包龙井茶叶给你么?”

天帝一听,神情似乎隐约地僵了一僵,转过头,眼神有些复杂地看向身旁姿势比他更加懒散的红发神君:

三月整个人都靠到了他的这个龙椅上,眼眸微微睁开,那副模样,连带着天帝身旁的夜阑神君都不禁扭头看了他几眼,又啧了好大一声。

三月的这副姿态,加上这时候的这副表情,连带着天帝夜阑两个男子看在眼里,都觉得很有些要命。

赤红的短发尚未过肩,两缕银丝卧于前额刘海上,侧面的发梢下稍稍露出了白皙的圆耳,白衣神君那秀美绝伦的脸容上,长得过分的睫毛在光下投下片片剪影。

懒散却又脱俗,这人出尘得有点离谱。

“嗯,味道还不错。”回过神来,天帝良久后才应了他一声,又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腿。

还疼着呢,天帝有些郁闷。

三月神君此时已经完全闭起了眼,说话时还带着一种快要睡着似的鼻音:“怎么你身旁连个小仙都不见?唤一个来,让他泡上一两壶茶,我被夜阑捉着大老远跑来,有点渴……”

这把他当小厮打发一样的语气……

天帝看着他,神情又再次复杂起来,叹了声气,转而却有些不解地道:“我听说,小人书不能光明正大地看,需得在无人的时候偷偷自个儿考究,才有味道。”

那些伺候他的小仙得闲时似乎都是这么做的。

于是他便叫人全退出去,自个儿躺在厅里头寻思着那所谓的小人书味道去了。

说完后,他好像听见了身旁的夜阑神君不厌其烦地又啧了两声。

你想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