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公告: 下载《爱优漫》APP,极速、免费、无广告、可离线免流量阅读。×

您的位置: 爱优漫 > 资讯 > 国漫同人文章 > 【寒晚短文】夏有蝉鸣冬有梅 下

【寒晚短文】夏有蝉鸣冬有梅 下

时间:2017/10/17 13:58:29    来源:爱优漫整理    作者:未知

这种现代的口感放在落后的古代,莫名的让她有一种成就感。

默默的开心了一会儿,风恋晚看着渐渐融化的冰,却又暗自神伤起来:“如果师父在的话,一定要让他尝尝我的手艺,师父一定会喜欢的。也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回来。”

风恋晚拿汤匙插着碎冰,一杯刨冰下肚后,她闲着无聊,便又多做了几杯。

抬起头,见到不远处的瀑布,寒影重正勤奋刻苦的练功,此刻的他心无旁骛,飞流而下的瀑布却在转眼间变成一条冰瀑布,就好像把时间凝结了一样。

他一手落下,从结实的冰面拂过,突然手下的冰块乍起,一把冰剑从湖面中脱颖而出!寒影重猛然起身,足尖点地,身形轻盈似剑,从空中跃过,手中的剑快速挥舞,一招一式连成一部精美的绝招:多重冰影剑!

周身幻化的剑刃散发着冰冷骇人的冷气,在他即将发出招式的那一刻,剑刃已在蠢蠢欲动。

“寒——师——兄!”

突兀的声音猛然乍起,瞬间将他集中的思绪打断,周身的光剑破碎,他的身体在半空停顿了片刻,一时控制不住身子直直坠落下去,在落地的刹那,他用手中冰剑作为缓冲,再次翻身而起,稳稳落在地上。

心有余悸,无奈的皱起眉,看向那顽皮的小丫头。

他走上前,耐心询问:“何事?”

眼前的小丫头兴致勃勃的将石头上摆放的不知名的东西指给他,开心的说:“锵锵!本姑娘亲手做的美味刨冰,还是借了寒师兄的手,自然要分一杯给你啦!怎么样?我不错吧?”

寒影重看着她欢欢喜喜的样子,听了她稚嫩的话,更加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倘若师妹仅仅是为了此事,影重便多谢了。只是我在练功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师妹可否安静些?”

“这杯很配你,剩下的我带走咯~”风恋晚笑着与他挥手,很显然,她并没有在意他说的话,只留下一杯深蓝色的刨冰给他。

等她走远了,寒影重才回过神来,把目光放在石头上那杯不知名的东西上,不知如何是好。

其实心里在想,这丫头会不会以报答为由真实的想法是给他下毒用来报复他?

如此一想,倒很有可能。

但是那倒没什么,毕竟是师妹的一片好心,尝一口应该……无妨?

 这整个夏天,风恋晚都找遍了由头来藏秀避暑,而眼看着快要入秋了,这几日细雨连绵,却挡不住空气中的燥热与烦闷。

风恋晚打着伞去藏秀,刚到剑灵峰门口却被拦了下来。

“风师姐,现在您去找寒师兄恐怕不太合适。”一人恭敬说道。

风恋晚不以为意,肯定是慈宁那个老妖婆见不惯她在剑灵峰来去自如,所以才不让她进,倘若是换了别人,想必是照进不误。

“慈宁真人下的命令吧?我去藏秀只是帮寒师兄送点东西,一会儿就出来了。”红伞底下的风恋晚脸颊被映的通红,一群小喽啰把她拦在这里,受热的可是她。好言不听,只能硬闯了。

“风师姐!真的不行!”守门的人拦不住她,风恋晚躲过他们直奔藏秀。

越往藏秀,吹来的风就越冷,风恋晚忍不住打颤,往手中哈了一口热气,正欲往前走,突然狂风大作,红色的油纸伞抵不住大风,风恋晚干脆撒手让风吹走了油纸伞。

发生了什么事?

风恋晚没去管油纸伞的事,反而听到从藏秀内传来凛冽的声音。

“为师的话都被你当做耳旁风了吗!好好的修为竟因那个小丫头而全部荒废!”

这充满无情的话语,只有慈宁真人才会用如此冰冷的口吻说出。不知道哪个老妖婆又误会了什么。

压下心底莫名燃起的怒火飞快跑进藏秀,然而她却看到过身被黑气包裹,表情极为痛苦跪倒在地的寒影重。

心魔?

脑海里闪现这个恐怖的东西。

寒影重竟然会入心魔,为什么?

“为师再也留不住你。”慈宁真人发话,手间的利刃飞出,瞬间将跪在地上的寒影重打出三丈之外。

“不要!”风恋晚连忙跑过去挡在寒影重面前,用质问的眼神瞪着慈宁真人,“他是你的徒弟,你有没有心?连自己的徒弟都下狠手!”

风恋晚的出现让慈宁真人感到意外,看来她下的命令也已经不管用了。

“又是你这个小丫头!若不是因为你,重儿何必堕入心魔?”慈宁真人一甩手,冷道:“也罢,反正他的时间也不多了,誓言是他自己所下,谁也无法更改!”

慈宁真人已经对她的这个徒弟没了任何信心,就这样放任也已经无所谓。

慈宁真人离开后,风恋晚还在原地有些木讷,寒影重入了心魔,难道是因为她?

“喂!你怎么样?”风恋晚抱起寒影重奄奄一息的身体,他吐出一口黑血,那双眼睛已经成了魔族般的赤红。

“我没事,只不过要走了。我……是个已经没有轮回的人。也好。”寒影重的声音极其虚弱,他的入魔已经证明了他的心意,对,他动了情,对风恋晚。

“有什么方法可以救你?”

“不要救我,入心魔的人,只能死路一条。”

“怎么可以……”风恋晚泪如雨下。她不知道自己对寒影重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但是他如果因她而死,她就会愧疚,内心会后悔一辈子。

可是那又如何呢?她不想亏欠。

寒影重闭上双眼,恍惚之中看到一个少女在对他发脾气,事后,还给他一杯蓝色的东西喝。

那不知名的水……很好喝……

天已经放晴,整洁的房间内一尘不染,睁开眼睛,桌子边坐着一个男子,那是谁?

茫然之中睁开眼睛看着床坐起来,隐约之中似乎有一段记忆很模糊,是什么?

“你醒了啊,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呢。”坐在桌边的男子看到床上的人已经醒了,便觉得已经没他什么事了。

“你为何会在我房间?”

“咦?你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

“你不记得风恋晚舍身救你的事情?”

风恋晚?

这个名字……

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到底……是在哪里?

“这杯很配你,剩下的我带走咯~”

这个藏在脑海里的声音,到底是谁的?

还有被锁在他盒子中的透明杯子又是谁给的呢?

你想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