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公告: 下载《爱优漫》APP,极速、免费、无广告、可离线免流量阅读。×

您的位置: 爱优漫 > 资讯 > 国漫同人文章 > 【哑舍·同人】江南雨(二)

【哑舍·同人】江南雨(二)

时间:2017/10/7 15:06:26    来源:爱优漫整理    作者:未知

—贰—

“为什么?”天早已亮了,阳光如雨,将大地润上一层明亮。扶苏靠在自己医馆的外墙上,喘着气质问着身边新结识的甘罗。两人都浑身浴血,甚是狼狈。

甘罗也靠在墙上,眉目间那淡漠地表情比清晨的阳光还要刺目。

“为什么?为什么最后那一招你打偏了?明明按照计划,可以一举拿下蒋家父子的!”扶苏皱眉,极其不满地看着一旁的甘罗,处理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

不过也的确是。按照计划,甘罗把扶苏擒过去,然后再发起反攻的。目的很简单,只要把蒋家父子抓住了,扶苏又可以叫来实力不俗的接应,里外一打,就可以一锅端了蒋家,并且人赃俱获,整个民安城都能翻新。

可是在关键时刻,蒋家家主都已经抓到了,这少爷就在甘罗面前,甘罗只要快上几步就可以生擒他的。只是甘罗却反手用剑柄打去,而这剑柄还偏偏没打中少爷,连发丝都没蹭到,白白让少爷跑出了包围圈。蒋家雇来的打手一拥而上,保护少爷成功逃脱,扶苏和甘罗反而被围攻了。

前来救助他们的后援看到了逃跑的少爷,花费了一点时间才抓住他,赶到扶苏和甘罗这边时,两个人几乎都要撑不住了,而蒋家家主也跑掉了。最后终于抓回了家主,但是扶苏甘罗都受了不轻的伤。

“最终的结果,是你想要的,还不够吗?”甘罗突然抬起头,语气比两人初次对话时更加冰冷。他注视着扶苏,反击道。

“少侠,我们都差点丧命了!”

甘罗不说话了,把目光移向前方,漠然地不知道看向哪。手指无意识地轻敲墙壁,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气的扶苏一甩袖子,起身打开医馆的门。

甘罗独自一人沉默地看着对面的墙,眉宇间轻微拧起的眉意味不明。突然,他喃道:“丧命?若我没有这样做……”停顿良久,一声叹息从他口中呼出:“可我敌不过良心啊……”

一夜未眠,扶苏有些疲乏,再加上受了伤,现下更是疲惫。他处理完了伤口,披了件外衫,坐在一把摇椅上吱呀地晃了了几下就睡着了。醒来时,却看天正在变暗。不远处正坐着甘罗,已经换了一身清爽的衣物,烹着一碗羹汤。袅袅烟气升起,携着一阵香,把他的眉目模糊。

“你怎么在这?”扶苏眨了眨眼,努力适应着刚睁眼看到的世界。

“我没地方去,不介意我留住几宿吧?我还可以帮你打下手。”甘罗抬了抬眼,“醒的正好,羹汤快要煮好了。”

扶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留一个行遍江湖的侠客在自己医馆里打下手……打什么下手?处理尸体吗?

最终扶苏只能认命地用“他煮的羹汤挺好”来说服自己,但是看着那副不知感恩的冷淡脸还是咬了咬牙。

扶苏空出一间隔间给甘罗,虽然里面就一张床一张书桌,但是甘罗也不介意,清理了一下也就住下来了。

有一点扶苏的确是猜对了,这甘罗的确也是满腹文墨,时不时和他杀杀棋,对对诗,谈谈天下事。越是了解,扶苏越是惊讶这人的学识。不过有个学识广的人作为同伴,倒也增添了扶苏几分乐趣,也增了不少新知。而至于打下手,有时候递个碗扎个绷带,大部分时候就是倚在一根柱子上看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扶苏倒也不介意。其实有一个人能和他一起打发看似清闲的日子,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享受了。只是两人对自己各自的身份和背景只字不提,虽然好奇对方的,但是也只能忍着不问。

甘罗经常离开。第一次离开是一个月后才回来的,推门进来看到扶苏从书中抬起头,满脸讶然,好一阵后笑道:“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笑得有些释然。后来他也频繁地离去,有时候会事先通知,但大部分时候是随手会留个字条。短则两三天,长则一个月。

扶苏虽然一直呆在医馆,但有时候会收到一些来自远方的加急信件,看完后便放在烹药的火上烧干净,最后一言不发地煮茶,看着茶烟叹气。

就是这样两个有时和谐有时各怀心事的两个人,在一个医馆的屋檐下,度过了一年有余。

一天,初阳才刚升起,扶苏睁开双眼。简单地整理好自己的衣着,他推开自己隔间的门,下楼。

奇怪,这个时候,甘罗应该是起来练剑了啊?顺便还会煮上一锅粥呢……扶苏思索着,敲那分给甘罗的隔间的门,一侧头却看到了灶台上面搁着一张字条。扶苏心下明了,走过去看,字条不出意料地写着说甘罗要回家一趟,不知归期,让扶苏勿念。

而甘罗这一别,过了一个半月。回来的时候是正午,太阳在空中毒辣得很,连清冷的医馆也升温了许多。一进门,甘罗就在扶苏讶然的注视下直挺挺地倒下去了。扶苏惊得急忙抛下手中的书,仔细一检查发现,甘罗受了几处剑伤,几处几乎致命。更加不幸的是伤口没有处理好,感染发烧了。

整整过了一天,甘罗才苏醒过来。扶苏喂了他一点稀粥,重新为他包扎了伤口后,坐在床沿问:“发生什么了?”

甘罗靠着床板,抿着唇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闭眼虚弱的说:“……在边关出了些事,恐怕后几天还要麻烦你了……”

扶苏了然,为甘罗盖好被子:“放心吧,甘罗。你安心养伤,我能处理好的。”

甘罗缩在被褥中,看着扶苏端着碗盆离开的身影,眼底神情闪烁。直到隔间的门被轻轻掩上,甘罗脸上那始终淡然的神色带着茫然,忽然颤抖地自语:“为什么……要帮我啊……”声音有些哑。

一周后,扶苏才允许甘罗下床走动,但是清晨的练剑自然是被取消了。但是基本上每天就是坐在医馆里看书下棋,清闲却万分无聊。

等扶苏允许甘罗可以少量地运动后,医馆来了几位生面孔。

来者进了医馆,看到甘罗后,仍然客客气气地和扶苏交谈:“末将见过阁下。”

扶苏放下手中的茶,看了身边的甘罗一眼。甘罗已经放下了手中的书,起身作揖。扶苏轻叹,起身鞠躬:“将军辛苦了。”

来者扫了一眼自觉站在扶苏身后的甘罗,道:“末将奉定安关的吴将军之名,前来审问甘少侠。前些日子甘少侠从关内通过,方向是从赵国回来。甘少侠起先是捏造了一个名字,后来被识破同赵国大将军甘茂同姓后,末将认为略有可疑之处,因此希望少侠配合审查。只是少侠并不配合,当夜逃走了。末将终是不得不追查至此。也望阁下能配合。”

“配合?怎么配合?”扶苏反诘,“虽然不才与少侠也不过一年有余的交情,但还是能看出甘少侠心系国事,并在一年前帮忙把民安城最大隐患出去,举城上下无不颂扬着他的功劳。大概这里还是有些误会吧?”

“可这并不能证明——”

“而且,此番甘少侠,并不是去赵国,而是去离赵国有五百多里的、属于秦国的定安山,帮不才采几棵草药急用。想来这也是甘少侠想要急匆匆离去的缘故。很遗憾,那位患病的流浪者……依旧是去世了。”

扶苏干净利落地打断了偏将的话,最终抿唇端出一副沉痛状。身后的甘罗面如止水,听到扶苏的解释后还是心照不宣地用着那伪装的淡漠神色看了一眼扶苏直挺的背影。

偏将微微一愣,最终和身边的一员小将交谈了几句,最后对扶苏说:“那可否让末将询问甘少侠几句?”

扶苏皱眉,自然知道这个偏将忧虑的问题——不过就是担心甘罗还是去过赵国的罢。还未开口,只听身后的甘罗说:“在下的母亲是秦国人,现在在一个离此地稍远的地方,若是不耽搁将军的时间,在下可以把她接来。”

“啊,是了,不知将军知不知道秦国内政一位文官姓甘,而甘少侠和他有些许关联。若是将军依然信不过,不才应该还能请来这位大人。”扶苏在一旁添油加醋。

“不必了,不必麻烦了。”偏将摆手,对两人鞠躬道,“打扰二位,十分抱歉。”

扶苏笑了笑:“无妨。辛苦将军了,路上注意。”

送走几位将士后,扶苏掩上医馆的门。听见军官远去的脚步声,扶苏和甘罗同时坐下,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出了声。扶苏笑了一阵,故意小声对甘罗说:“估计他们还会在这附近监视一段时间,反正这段时间内,你出入不要太可疑就行。练剑的事也暂时缓缓。”

甘罗没有应答,笑了两声就收了声,半晌后才问:“你为什么要帮我?你分明都不知道我去了哪里。”

“哈哈,其实我还是相信你去了赵国的。不过我相信你自然不会卖国啊,想来出去也是有事要办吧。”扶苏微微一笑,随后脸色渐渐严肃起来,“不过他们也把你伤得太重了吧?刚刚没有对我们大打出手也是出乎我意料呢。一直没问,为什么你会受这么重的伤?”

“……谢谢你。”甘罗答非所问。

扶苏愣了一下,拍了拍甘罗的肩:“没事啦,小事而已。况且我不想让他们把你抓去啊。我还要你做饭给我呢。”随后似乎觉得自己开了个不错的玩笑,哈哈地笑了几声,回房去了。

甘罗牵强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欠扶苏的事物,有点多。

你想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