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公告: 下载《爱优漫》APP,极速、免费、无广告、可离线免流量阅读。×

您的位置: 爱优漫 > 资讯 > 国漫同人文章 > 【哑舍·同人】江南雨(一)

【哑舍·同人】江南雨(一)

时间:2017/10/7 15:04:57    来源:爱优漫整理    作者:未知

—序—

江南的秋雨永远都是那般轻柔,却又是那般的刺寒入骨。

昔日里筑成坚固城墙的石块散乱着,堆在树林中不再被重用,只得任由太阳将原本的灰白色越涂越深,幽青的苔藓在石缝中奋力汲取着雨水,冰冷的扩张自己的领地。

不复年轻的他独自站在那盘踞在荒凉的废城的古树前,带着雨露的褐色长发随意地束起,毫无生机的贴在他的背上。

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靠着长满青苔的树干,他滑坐在微凉的石上,轻轻抬手敲击着石块。

叩,叩,叩。

那年今日,又是怎样的光景?

这个废弃的空城石砖,是否还记得那时的兵临城下?

绵绵细雨隐成一片若显的帘,细细密密的铺洒而下。写满落寞的褐瞳注视着这般朦胧的景,手停顿半晌,微微抬起,落下时在石上磕下闷响。

叩,叩,叩。

“呵,当年你持剑,独立城头时,是怎样一般光景呢……”

他眯起眼,仿佛在眺望那不可触及的景象。

叩,叩,叩。

平日里威严的眉眼柔和,嘴角勾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他在石板上敲下谁的名啊。

叩,叩,叩。

阵阵烟雨泛起涟漪。

叩。

—壹—

夜深。扰人的蝉鸣响彻,一成不变地聒噪着,合唱着一支走调的催眠曲。扶苏早已执了一盏灯,摆好一席茶,提上一把剑,坐在后院的石凳上赏月品茶。也不知就这样等了多久,烛灯结起灯花,一壶茶水也见了底,桌旁的人依旧执着。

今晚应该会有人光临。扶苏希望这是一个值得他用一壶好茶等的人。

许是蝉最终也厌倦了,只剩几声轻鼾。晚风也是悠闲地陪着他,用并不擅长的奏乐技术拨弄着翠叶。氤氲茶雾在温热的天气中久久回荡,织出一片悠然地梦。

茶香渐渐被光阴冲淡,扶苏却依然是独自乏味地煮水冲茶。偶尔举杯呆坐半晌,回神后一口饮尽茶水。

院外的灯火尽熄,扶苏从袖中取出一张薄纸,上面的朱砂如血,在烛灯下更是瘆人:今夜,取命。

扶苏就是在等这个来取命的人。

这个取命的人,自然是来自蒋家的。原因是蒋家的大少爷上次横行霸道时,被扶苏反摆了一杠,伤了点筋骨,此后不断派人前来报仇。一次次派人前来,却一次次空手而归,这大少爷恼羞成怒,到最后扬言要杀了他。扶苏对此致以一笑,私底下也加紧了防备。

浓厚的夏夜,空气令人昏昏欲睡。扶苏的茶已经不剩多少味道了,只是漫漫长夜还有好久光阴。

“如此淡然,阁下真是好定力。”突然,一个淡漠的声音轻悠悠地传来。

本有些昏昏欲睡的扶苏下意识地伸手握紧了剑。大概是因为这个动作略显尴尬,扶苏只得顺势抓剑,起身转向向声音来源方向作了一揖:“不才恭候少侠多时了。”

夜色太浓,来者站在墙头,繁茂的树叶隐去他的身形,也看不清面貌。只是听那声音应该是个青年。

“阁下真是抬举。”嘴上说着客套话,来者轻哼。

扶苏笑了笑:“少侠若是不嫌弃,不妨来不才医馆中,品上几壶茶?”

“阁下还有这等闲情?”

“今夜月色正好,起了兴致。不知少侠是否赏脸?”

来者似乎是勾了勾唇,淡漠的嗓子却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也好,有劳。”说罢,他从不高的墙头跳了下来,落在院子中发出一声闷响,退了一步稳住了身子。

扶苏看清了他的容貌。一反普通刺客,来者身着的夜行服是深绿色的,墨黑的长发简单地束起,应是为了方便出行。二十出头的样子,比扶苏矮了一点,左手持着安置于剑鞘中的精铁剑。细长的眉眼,单薄的唇,脸上的淡漠仿佛与生俱来,深深地可在眉目间。怎么看都不像是刺客,反而应是一名满腹文墨的高傲书生。

来者任由扶苏打量自己,大大方方地理齐了衣角,作了一揖,算是还了先前之礼。

“请。”扶苏侧身,提剑作了请的姿势。来者进了医馆,扶苏用剑柄敲了敲门栏。矮墙后传来轻响被扶苏的关门声遮掩。

当扶苏将茶壶倒满水放上火炉后,来者自己拉了张凳子坐下。等到水闹出气泡,扶苏才起身取了一套茶具,倒了一点新茶,烫好了第一道茶。清幽的茶香随着茶雾萦绕着,来者张望着医馆,最后将目光转到案桌上的一册摊开的书卷上。

扶苏为来者增上第一壶茶,又为自己也倒了一杯。捧着温热的杯注视着来着,扶苏终于忍不住问:“少侠就不怕,不才倒的这杯茶,没有下什么毒?要知道,不才可是开医馆的。”

“若是怕,怎敢应阁下邀茶的请帖啊。”来者将视线从书卷上移开,转而不甘示弱地盯着扶苏,“况且,若阁下是这般人,也断然不会捧茶在院中等候在下了。”

“是啊……人生怕来怕去,又有什么意义呢?”扶苏笑,低头吹茶。余光看到来者的脸上也是些许动容。

见对方一碗茶见底,扶苏又替他续上一杯,开口问正题:“少侠打算,何时取走不才的性命呢?”

“蒋家主派在下来生擒阁下,所以在下断然不敢杀害阁下。”

“哦?”扶苏挑眉,“先前他没有这么温柔呢。不是派几个山野莽夫来取不才人头,跳下院墙一下打碎我的茶杯,就是指着我说要大战三百回合……哈,不才堪堪只是一医者,杀人这事怕是做不来,所以不才使了些小手段,把来者全部打伤,上好药然后扔回去了。”

“那,在下呢?”来者听闻,果不其然地挑了挑眉,抿了口茶,半晌后问。

扶苏再次烧上一壶茶,看向来者时转了话题:“少侠不是当地人吧?”

“阁下为何这样问?”

“因为……身手这般高,又是年纪轻轻,而且不知道不才和蒋家的纠葛的,想来都是外地人。”

来者依旧是不动声色地喝着茶,再次沉默后淡淡道:“是的,在下几日前才刚进城,被人追赶,恰好蒋家公子相助,并受邀借宿。”

“然后少侠为了报答,就同意了他们,来擒拿不才?”扶苏音落,久久无人应答,想来是默认了。

又沏上一壶茶,扶苏看着杯中隐隐变浅的色泽,垂帘问:“少侠可知,蒋家主是怎样的人?”

来者冷笑一声,原本就没有温度的声音更显冰冷:“表里不一,欺软怕硬,阳奉阴违,杀人越货,欺压百姓,垄断财务……”

扶苏心底惊了一惊,抬头却看来者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那少侠为何要助他?”

“来会会蒋家公子口中这恶毒的医者罢。”来者的语气中夹杂着揶揄。

“真是过奖。”扶苏回击,“那少侠还会把不才给抓去吗?”

来者修长的手指划过杯口,轻轻摇头,却说:“难说。也许不会,也许委屈阁下了。”

“既然少侠如此评论蒋家,那可否助不才一力,揭发蒋家丑恶嘴脸呢?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城中居民自然也会很感激少侠的。”

不料,来者只是淡漠地说:“与我何干?”

“少侠也知,这民安城,在往前几十千里,就是安居要塞,是最邻近赵国的要塞。若是此要塞的后军不能补给充足,怕是会一溃千里。此小小民安城,许是与少侠无关,可这大秦帝国,总与少侠有所牵连罢?蒋家一手垄断民安城地下财务,若是战争一场,国财国粮大量运输至此,蒋家再次垄断,国灭……只怕是必然。

“而此番若是揭发蒋家,拔出毒瘤,往后的日子,也会好过许多。帝国也不必再在此处浪费精力,而战争之时,也会顺利许多。少侠不为民安城,那能否为国,作出一番好事呢?再怎么说,少侠也是秦国人,为国,也是理所当然地罢?”

扶苏一番言辞合情合理,来者的表情也是几次微变。扶苏暗暗叹道似乎快要揭下眼前来者那伪装的冷漠,又暗暗在心底推敲着下一步棋。

来者沉默,盯着手中茶杯发愣,指尖不自觉地敲着杯子边沿,平缓而有规律,不急不躁地发出叮叮脆响。扶苏稍稍缓了口气,一边喝茶,一边在心底计算。扶苏手中的一杯茶见底,来者依旧没有出声,只是把茶杯放下。

“难道,秦国,在少侠眼中,还不如一份暂时的安宁,来得重要?”扶苏再次开口,咄咄逼人。

一声带着不屑的哼声从来者鼻腔发出,但是他并没有开口决定。片刻后他问:“帮你,对在下有什么好处?”

扶苏笑了,毫不犹豫地回答:“少了一次被小人暗算的机会。”

“还没说谁是小人呢。”来者的笑带着嘲讽。他起身,微微对扶苏行了个礼,“在下甘罗。”

扶苏微微一怔,随后笑得灿烂,起身回礼:“扶苏。”

你想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