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公告: 下载《爱优漫》APP,极速、免费、无广告、可离线免流量阅读。×

您的位置: 爱优漫 > 资讯 > 国漫同人文章 > 奇迹命名为神-格瑞嘉德罗斯

奇迹命名为神-格瑞嘉德罗斯

时间:2017/10/6 15:43:06    来源:爱优漫整理    作者:未知

“我想您应该知道自己为什么站在这里。”

“当然,我杀了你的一小队的人。”

“我想知道原因,对,您应该有目的。您必须得明白,现在是战乱,敌国对我们虎视眈眈,而您却在浪费自己国家的兵力。请问——”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先生,您到底居心何在。”

军官的手指缓缓敲响着桌面,他没听起来那么在乎自己这一队人马的死亡,甚至是毫不在意的,他这种情绪都好好藏在心里边,任谁都看不出他内心深处究竟是怎么想的。稀有的银色短发代表着他出身绝对不低,五枚勋章皆是一个人一生之内能得到的最高极限,出身尊贵又能力杰出,这样冰冷刻板的面色也算是得到了解释。他面前的少年闻言笑了,金色中长发因为多日未洗而暗淡无光,破烂不堪的衣服包裹着纤细瘦弱的身躯,带着婴儿肥的脸上漫不经心贴着个破旧的星星贴纸,顽劣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他坐在高级沙发上,曲着两条腿,视线讽刺盯着军官看,摇头晃脑着冷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来。

“为了一块面包。”

“您出身的地下街,的确是这样的一种行为合法,但您必须得知道……”

“得了吧,伪君子。”嘉德罗斯丝毫不在意这家伙的身份等级与军阶狠狠撕开了伪装,金色眼眸熠熠生辉:“那群人如果是你调教出来的,那你可真是够让人失望的。你在愉悦有人帮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哦,而且这个人你还可以利用一下。你听过我的名字,绝对,我知道自己的名字威慑了整条地下街。我可以单枪匹马干掉你一个小队,我也可以干掉一整个军队,你想要我,就直接说,我讨厌绕弯子。我承认,你给我的可能性很大,但我也可以拒绝这种可能性,你以为你派来的那对人马能真的把我压制吗?先看看我手上到底有没有手铐再说吧,渣渣!”

军官沉默了。他的手指头无意识抚摸着大拇指上的戒指,低垂雾紫色眼眸,像是完全忽略眼前这怪物。上头对他始终是抱着一点防备心态,即便他的家族世代忠心耿耿但人类的心总是多疑,这一队人马充当着眼线与拖后腿,他厌烦便策划了去地下街巡逻这种事,给了恰当的借口,那群人自然会去地下街为非作歹,这当然会惹怒地下街的老大,那个叫做嘉德罗斯的男人。他的确被猜对了心思,这还是头一次。不过他想错了一点,这个嘉德罗斯不是男人而是个少年,一句十四岁呛的他没法说话,这个年纪却有这种成就。军官沉默的时候嘉德罗斯从沙发上爬下来,他手脚挺长,在同龄人里算是高挑,但是很军官比起来他也不过是个小矮子。他绕了这房间两圈,无趣的等待着,快要失去耐心。

“嘉德罗斯,你想要什么。”

他终于认真的语气让嘉德罗斯感到愉悦,不再是那种虚伪的敬称,而是平等相对的称呼,他咧嘴笑着语气狂妄。

“低劣的东西,我已经吃腻了。我要吃更好的,我很饿,我能吃很多,那么你又能够给我什么?”

“审判。”

“哈!”

“你的衣服在隔壁房间,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军官指了指右边:“三十分钟后我会去找你,给你时间清理干净自己,然后,我们去训练场。”

这个后续让嘉德罗斯满意,军官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我的名字是格瑞。”

“哦,很高兴认识你,渣渣。”

三十分钟,一秒不多,一秒不少,格瑞踏进了隔壁的房间。嘉德罗斯站在窗户前看着外边,他只穿着一条裤子,光裸着上半身,下午三点的日光洒在他身上,金光闪闪近乎错以为那是神明。听到动静嘉德罗斯回头看来,还是湿漉漉的金发搭在肩头,眉眼间那股子冷淡挥之不去,浑身脏乱尚且掩盖不去那三分颜色,如今洗干净了这样一看不像是什么地下街乞丐,而是富贵人家小少爷。格瑞看了一会儿,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不穿?”

“我不会。”嘉德罗斯说的理所当然,他走到格瑞身边嫌弃的挑起麻烦的衣服,满脸不悦:“这种玩意儿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你们有必要吗?”

格瑞盯着衣服看,这是按规格定做的军服,最小的一个码数,只比他的等级低那么些许,给嘉德罗斯穿已经是违反规定。

“你穿会很好看。”

“那我现在就不好看吗?”

听到意外的夸赞,嘉德罗斯挑眉,似乎看到了新大陆,他以为这个伪君子只会说些虚伪的话,没想到还能听到露骨的夸赞。他用了些许技巧压低了声线,地下街出身怎么会不清楚一点小伎俩,平时他没机会也恶心用,不知怎的今天却有心思来逗弄人。但格瑞显然不是个雏,意味深长看一眼嘉德罗斯,侧身坐在床榻一侧抬手将人拉坐在腿上附耳低声学的有模有样:“的确,比我召的娼妓好看。”

嘉德罗斯意外不恼这比喻:“你还召娼妓?”

“装个样子。”

“你们会在屋子里做什么?”

“谈人生,谈理想。”

“哦?身体上还是灵魂上?”

“言语上。”

嘉德罗斯被逗乐了,他哈哈大笑起来几乎眼泪都要流出来,他以为格瑞是个死板无趣的家伙,这不是很有趣吗?嘉德罗斯勾住格瑞的脖颈,眼角盈盈是笑出的泪水,格瑞猛然心神一动随即慢条斯理给嘉德罗斯穿上了衣服,扣紧扣子,衣着笔挺的嘉德罗斯更像是一个小王子,军装上身气概不凡。嘉德罗斯心安理得的享受服务,眨着眼却一动不动,纤长眼睫扇动时像刮在人心头,痒的想挠一把,却又是在搔不到的地方肆意增长。

“你打算怎么跟上面交代我?”

“用不着交代。”格瑞低垂着眼睫整理最后的衣襟:“巴不得你来战斗。”

“我可是天生的无神论者。”

“……你会比所有人都强大。”

“当然。”

嘉德罗斯推开格瑞起身,他转手一指指向窗外,傲然得令天地都为之而失色,言语讥讽却直白:“这神所庇佑千疮百孔的世界,我最强大。”

整个世界一分为八,八个国家持衡不得多久便战火纷起,侵略吞并着其余国家滋养生息,这战火延续了二十余年,直到地图上的国家只留存两个。而战斗技术也在不断地完善,这是信仰至上的世界,尊贵的神明会给予他们力量,当然高科技也是必不可少。格瑞出生的时候战火还没有这般严重,随着时间推移愈演愈烈,他的父亲一去就没回来,他的母亲也随着一块残忍离去,尚且年幼的他扛起了整个家族,直至今日。无数场战争的洗礼令他强大,然而嘉德罗斯却让他明白什么才是恐怖如斯。

嘉德罗斯被编入格瑞的亲卫队,显然让许多人不满意,平日里又吊儿郎当,领子敞开着不修边幅,诸多人猜测他是哪个亲王的儿子,不学无术只是来抢他们的荣誉。嘉德罗斯并不在意排挤,更准确来说他根本什么都不在意,他总是被格瑞喊到房间里去,不是指责他衣冠不整让人看笑话,就是跟他谈要好好学习军队礼仪,这是必要的。嘉德罗斯翻了个白眼表示并不想听,格瑞只好用那两个偷溜进军队的人威逼利诱,他可以给那两个人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但是嘉德罗斯必须听他的话。其实他以为嘉德罗斯是不在意的,没想到对方竟然不情不愿的点头,这让格瑞也有点惊讶,调查后才发现关系的确不太一般,能在地下街把背后给予的人是一辈子都不会背叛的挚友。

于是干脆,嘉德罗斯成了格瑞的副将。

胸前空空如也,背着一杠枪,闲来无事就喜欢找格瑞麻烦。倒是也有人敢组团去堵嘉德罗斯,只是没几下就被掀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到最后嘉德罗斯还要抱怨这些人不禁打。要看就要二次出战,这个关头有人受伤是绝对不行,格瑞只能下令警告并且强制嘉德罗斯不许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上级的审判早就下来,嘉德罗斯本来应该是死罪,他到底能不能活下来就看这一场战斗他能够给国家带来多少利益。战火蔓延的快速,格瑞果不其然又是被派遣到前线,嘉德罗斯坐在他一侧的座位上懒懒散散,为了保证体力的充足他们会先动用代步工具。

他胸口上佩戴着的演算宝珠与格瑞是同一等级,数量稀少且珍贵,能够要到也是格瑞下了不少功夫的结果。

“快要到可飞行的空地了。”

“哦。”

“这次……我给你空间发挥。”格瑞将地图折叠起来塞进胸前的口袋里:“随意的去,ABC三个作战区域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你想要哪个。”

“你可真够大方的。”嘉德罗斯点了点宝珠,他倒是想一口吃下去,但是吃力得很:“A地区。回去之后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当然。”

“我可不会白白给你利用。”

“嘉德罗斯。”他最后一次为他整理领口:“……带着胜利回来。”

“——阿门。”

嘉德罗斯抢了他最后想说的话,推开了车门,格瑞还没来得及说出最后的话语,他便冲天而上。不是飞向远方,而是直直的冲天而起,到底是多高格瑞已经不太清楚,总而言之绝对超过了6000英尺,嘉德罗斯,你果然是个可怕的怪物。他调整帽子也从车上跳下去,军队排列齐整,宝珠亮起了光芒,格瑞抬手,随即高高飞起,在他身后,是祖国个故土。

三个月后,作战成功的喜讯传遍国都,同时也流传着一个故事。

金发的神明停在巨大的太阳前,他对准敌人的国都扣动扳机,巨大的光束湮灭一切,爆炸轰然而起死伤数万。这是奇迹,这个奇迹将命名为神。

国都庆祝着胜利,而金发的神明却在胜利的宴会上醉的一塌糊涂。嘉德罗斯睡在格瑞的床上,呓语着什么也听不清,格瑞点燃一支烟站在阳台上。他以为嘉德罗斯只是强大而已,没想到强大到了这种地步,让本想利用他的人开始恐慌他的实力。他飞行到了一万多米的高空,抬起了枪,瞄准敌方作战区,那是他第一次出征,独自一人的行动。

“愿神庇护,愿神保佑。”

“以我凡人之躯只为称颂您的伟大与荣光。”

“我将恪守本分,我将死守您的国土,我将捍卫您的尊严,在这一刻,我是您的灵魂,我是您忠实的仆人,我爱戴您犹如爱戴我的母亲,我愿意将一切都奉献包括我的孩子。”

“——阿门——!”

他能够想象嘉德罗斯那时候的笑容是多么嘲讽,舌尖推出最后一个词时胜利也在眼前,他总是一鼓作气轰炸哦整个军营。这只是第一次,而最后一次,他在高空诵读了整整一个小时,敌国开启的保护罩就像是遮挡子弹的那片叶子,徒然而无用,胜利来的如此之快,清扫战场才是花费时间的。他将最后一口烟喷出,眸色渐深,信仰的力量是无穷尽的,嘉德罗斯诵读的越长时间他的能量就越大,即便是宝珠破碎他也能够持续积累。他并没有信仰,非要说,也只不过是以自己为信仰罢了。

嘉德罗斯悠悠睁开了眼睛。

“我以为你不算什么正人君子。”

“柳下惠我可以做做。”

“嗤……你在担心什么?我确信,那群人对我没任何的威胁。”

格瑞关上阳台门,他走近将嘉德罗斯重新摁回床榻上:“他们会称呼你为神。”

“那是什么样的图腾才能描绘?”

“在东方,或许是龙,一条金色的龙。”

“那我应该去东方。”

嘉德罗斯扯着格瑞的领子摁下去,跨身骑坐:“明天天一亮,那个老家伙就会来找我,他会哭说国家没有继承人,他会求我回去,给我那可怜的母亲一个坟墓。你需要担心我什么?你现在该担心你自己,你跟我有这么个关系,我会放过你吗?不,我不会,我会把你关在身边,没有战争你也不需要出去,我会让所有人都看看你会是谁的人。”

“你的话太多了。”

“那就让我闭嘴。”

话语消失在他们唇瓣相触碰的一瞬间,无影无踪

你想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