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公告: 下载《爱优漫》APP,极速、免费、无广告、可离线免流量阅读。×

您的位置: 爱优漫 > 资讯 > 国漫同人文章 > 【九九八十一】ONE TWO THERR

【九九八十一】ONE TWO THERR

时间:2017/9/13 10:49:37    来源:爱优漫整理    作者:未知

“ONE,TWO,THERR...”

娇小的女孩子蒙着眼睛站在墙角,轻轻地念着生涩的英文。

“...NINE,TEN。小小,你藏好了吗?”

聪明的妹妹没有出声,她可不想暴露自己的位置。

宁悠悠扯下眼睛上的布,凭着感觉小跑到一楼阳台的水池边,绕过假山,看到树丛后面一簇棕色的短发隐隐露出来。

女孩欢呼着,跳上前去拨开树丛,短发的妹妹正抱着膝盖蹲在那里,感受到光影投下,女孩抬起了埋在膝间的头,深邃的大眼睛里映出姐姐的影子。

“小小,你又输了!”悠悠嬉笑着拉起妹妹,为她拍去了白裙子上沾着的灰尘,“走吧,我们回家。”

宁小小看不出情绪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黯淡的暖意,任由长发微卷的姐姐拉着手,走向不远处豪华的别墅。

===

消逝的生命总是会掀起一层新的波浪,开启一段新的历史,也会,封闭一些旧的记忆。

“听说宁家大小姐被仇家暗杀了,好像死得很惨啊...”

不知是谁第一个传出了这个消息,没过几天,这个并没有封闭处理的消息就传到了宁小小的耳朵里。

“姐姐...死了?”

多么令人难以相信的一个答案。

宁小小一把扔下手机,手机的屏幕上显示了一条新闻:宁家大小姐宁悠悠疑被暗杀。

“姐姐呢?姐姐不是去美国了吗?姐姐到底在哪里?!”

宁小小一路狂奔,每看到一个人就抓过来问,而被抓住的人无一不是摇头表示不知情。

...果然。

她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猛然停了动作,静静地站在走廊中间。

...姐姐那个笨蛋,是沦为了交涉的牺牲品吧。

冷静得有些过了分,宁小小想到宁悠悠这次去交涉的公司,又想到对方指定要宁悠悠去时的口气,默默握紧了拳头。略长的指甲陷进肉里,深红色粘稠的液体滴落在同样色调的地毯上。

这么快就死了吗?真是比我设想中更没用的姐姐呢。

...姐姐,你不会真的、死掉了吧?

呐,姐姐...

多年前两个女孩携手迎着暮光回家的场景清晰地闪现在眼前。宁小小两眼无神地立在原地,突然她狠狠颤抖了一下,转过身飞快地跑开,向自己的房间靠近。

她苍白着唇拿起扔在床上的手机,纤细的手指按了几次都没有按到键盘上。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终于在那条新闻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据有关人士透露,宁悠悠最后出现过的地方是美国拉斯维加斯州的五星级酒店...】

拉斯维加斯么?

宁小小翻开手机的通讯录,迅速拨了一个号码,哑着嗓子说:

“我是宁小小。给我订今晚飞拉斯维加斯的机票。对了,帮我打探一切关于我姐姐宁悠悠的消息。”

当晚,宁小小独自登上了飞机。

拉斯维加斯的五星级酒店不止一家。但经过宁小小手下人的排查,最终锁定了一家酒店。

宁小小知道宁家的人是不愿意帮自己到最后的。因为宁悠悠是他们早就定好的牺牲品。帮了宁小小这么多仅仅只是不想亲口把真相告诉这个唯一的继承人。

宁小小何等聪明,她又怎会猜不到。

她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她带着从黑市雇的人闯入了酒店。宁家继承人的身份已经足以镇住酒店的人了,何况宁家大小姐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这家酒店。

酒店工作人员带着宁小小到了最顶层的总统套房,战战兢兢地说:“...这就是您姐姐住的房间,不过您姐姐在进去之前有嘱咐我们没事不要随便进去,所以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派人进去...”

宁小小疲惫地挥了挥手表示够了,她示意工作人员离开,自己推门进了房间。

房间里的景象比宁小小想象的要干净得多。豪华到晃眼的房间里除了地上几点零星的血迹,没有任何不对劲的东西。

房间太大,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找肯定不可能。宁小小闭上眼睛,就像以前宁悠悠跟她玩捉迷藏时一样,唇角微微勾起,配着毫无血色的稚嫩面容有些令人鼻酸。

“ONE,TWO,THERR...”

“姐姐,你藏好了吗?”

她感应一般地闭着眼睛在房间内踱步,终于宁小小推开了浴室的门。

空旷的浴室地板上扭曲蜿蜒着一条长长的腥红,一直延伸到浴缸边。

浴缸里放满了水,但这水的颜色异常艳丽。宁悠悠静坐在里面,身上薄薄的浴袍早已湿透。她的眼睛轻轻闭着,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细腻的皮肤上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她棕色的长卷发浸在血水里,白皙的脖颈上,一条狰狞的伤口散发着浓烈的违和感。

“呐...姐姐,不要睡了,我找到你了呐。”

宁小小惨淡地笑着,伸手轻轻推了一把宁悠悠。

“扑通。”

肉体沉入水中的声音终于是唤醒了宁小小的理智。她的眼泪不争气地落下来,在鲜红的水面上荡开透明的波纹。

“姐姐...没用的姐姐,你死得好难看啊。”

一直被宁小小称作懦弱代名词的眼泪断断续续地划过女孩柔嫩的脸颊。

“你看,我都被吓得哭出来了呢。”

她笑了,就这么笑着伏在了宁悠悠旁边的洗手台上,衣袖上染开一圈圈淡色的水渍。

“ONE,TWO,THERR...”

她闷在手臂间,喃喃着早已熟悉不过的英文。

“NINE,TEN...姐姐,我数完了,但是宁小小,找不到你了呢。”

你想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