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公告: 最好用的《看漫画》APP,极速、无广告、可下载漫画离线阅读。点此下载 或者到各大应用市场搜索《看漫画》×

您的位置: 爱优漫 > 资讯 > 国漫同人文章 > 花千骨同人文-星起星落

花千骨同人文-星起星落

时间:2016-10-17 14:31:37    来源:爱优漫整理    作者:冰凌zhang

第一章

“砰砰砰!!”

“我的妈呀!”花妲己被敲门声吓了一跳,惊呼一声,摔下了床。

“内个...师伯,你再不起来就要晚了...”落十一在门外有些踌躇,这个姑奶奶的起床气可不是吹的,上次好像是师父来叫她吧,她想都不想一把飞剑就扔出来了啊.................

“碰!!”随着一声巨响,一脸杀气的妲己顶着一头凌乱的鸡窝出现在了落十一面前。

“师师师师师伯.........”很显然落十一被吓得不轻,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最后他做了一个自认为很聪明其实的确很聪明的决定......................

“师父让你我来的!跟我没关系!!”落十一以一种异常冷静和真挚的表情看着花妲己,内心已经给他可怜的替罪师父默哀一万遍了。

亲爱的师父恕徒儿不孝,师伯真的是太可怕了...........

再怎么不想去,迫于三个师兄的淫威,花妲己还是黑着张小脸开始梳洗了。

再次打开门的时候,落十一还是忍不住笑了。花千骨同人文-星起星落

嗯,青丝及腰,明眸皓齿,一身蓝白的袍子显得她愈发仙风道骨,可是这一切配上一张臭的不能再臭的脸,总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

“笑个屁!!小心本尊把你发配到慎刑司去!!花妲己白了落十一一眼,踏上测星轮,飞身而去。落十一连忙御剑跟上,不过还是忍不住笑得轻颤。

昨晚观星观到了寅时,今天偏偏又是仙剑大会,作为与三尊辈分相同的师妹,她想偷个懒都不行啊...........花妲己飞的摇摇晃晃,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看的落十一一阵好笑。

花妲己是谁?

花妲己算得上是整个长留最有权威的人。摩严?NONONO,迂腐陈规又怎样,有这小魔女在照样只能一边扶额一边挥挥手。白子画?NONONO,法力无边又怎样,在这个小妹妹面前照样得乖乖让路。笙萧默?NONONO,无拘无束又怎样,只要花妲己挑挑眉还是只能无奈的举手投降。

问她怎么办到的?

花:严哥哥严哥哥~~~

摩严:............................我原谅你了说吧你又干嘛了。

花:画哥哥画哥哥~~~~~

白子画:........................我输了这剑归你了。

花:墨哥哥墨哥哥~~~~

笙萧默:.........................你说吧又要我帮你干嘛。

种情况直到花妲己小同学200岁时,白子画当上长留掌门时才有所收敛。

而这三个人也是把花妲己宠得无法无天,以至于花妲己与杀阡陌是好友这种事都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语望天,而花妲己小同学还以为自己隐藏的挺好,成天屁颠儿屁颠儿的和杀阡陌研究美容养颜的秘方去

转眼已经看得到大殿了,花妲己使劲伸个懒腰,收起测星轮,落到大殿前,黑着脸的走入大殿。

大殿里,三尊早已等候多时,看到花妲己进来了,笙萧默笑着说:“哟,难得啊,小妲己居然没迟到。”“那不是有十一这个可爱只小公鸡吗,摩严师兄的好!徒!儿!哟!”花妲己挑挑嘴角,眯起眼睛,笑得像狐狸一样,重重的咬在了“好徒弟”三个字上。摩严突然觉得脊上一冷,有些虚弱的假笑了一下,花妲己满意的点点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看谁下次还敢来扰人清梦。

万年冰山看到花妲己这个样子,也忍不住无奈的勾了勾唇角,伸手揉了头花妲己的头,“真是孩子心性,怎么老是长不大呢。”“有师兄们宠着我哪儿舍得长大啊。”花妲己笑笑,用法术帮白子画束起了头发,“师兄还说我呢,自己的头发用法术都束不好。”“我哪有女孩子家会打扮,聚不出像自然就化不了形。”白子画轻轻摇摇头。

“走吧,时间不早了。”摩严抬手把妲己头上没插稳的一根簪子插了回去,顺手摸了摸她的头。

“知道啦,走走走。”妲己打了个哈欠,揣着自家小手跟着师兄后面向殿外走去。

 

第二章

弟子们都已经在比试用的水面周围集合好了,见四人出来,单膝跪下:”拜见三尊,拜见清风仙子“

花妲己眉角默默跳了两下。

清风这个尊称是摩严师兄想的,她的名字过于妖冶,不适于修仙之人,干脆给她一个清风的尊称,于她与大家都好。

花妲己知道他是为她好啦.....但是这个名字........听起来和她的气场差的有点忒远了吧................

”都起来吧。“”谢尊上。“白子画发话,一众弟子都站了起来,恭顺的退向两边,四人飞身坐上高台。摩严又少不了一番陈词,花妲己有些索然无味,偏头装作和落十一讲话,却悄悄打了个哈欠。摩严看了一眼脸越来越黑的花妲己,有些忍俊不禁,连忙向宣布比赛开始。

说是比试无非就是剑术招式来来往往,再有意思的东西花妲己也看了足足几百年,现在早已见怪不怪,只觉得所然无趣。突然,两个身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一男一女,样子约莫十几岁,女孩正捏着男孩的耳朵,男孩则是有些服软,一脸献媚,两人在众多弟子里格外显眼。花千骨同人文-星起星落

她轻轻拉了拉笙萧默的衣袖,示意他靠过来,笙萧默凑到她耳边,轻声询问:“怎么了?”

“你看那两个孩子。”她指了指还在打闹的两人,笙萧默打量了他们一番,也是忍不住轻笑:“倒是有趣,你看上了?”

“我现在夜夜占星,根本没时间教导他们,看他们这样子也不像十一那样会自己好好学习的,如果我收了他们啊,八成会被他们俩逼疯的。”

她翻了个白眼,笙萧默笑得玩味:“就像你当年逼疯师父一样?”

“笙萧默你去死吧!!”花妲己暗自发力给了他一下,被他顺手化解。

“你们俩别闹了,众弟子在下面看着呢。”摩严用内力发了一道密语,制住了两个不安分的主。两人相视一笑,不再言语。

三天比试结束,拜师大典开始,花妲己一眼就看到了那两个打闹的孩子,女孩第三,男孩第五,仙姿还不错。径直走到他们面前,低头询问:“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两人被吓了一跳,看清来人后急忙跪下:“弟子舞青萝!”“弟子火夕”“拜见清风仙子!”

她看着两个慌里慌张的孩子,轻笑一声:“墨师兄,你收徒吗?”

笙萧默已然明白她的意思,一唱一和般的回应她:“收啊,不过我只要一个徒弟,可这两个孩子都看着好生有趣。要不,你们俩自己商量商量吧?”

两个孩子吓了一跳,迅速看了对方一眼。

那个男孩先开了口:“儒尊,舞青萝功夫比我厉害,请儒尊收她........."

“不可!儒尊,火夕在控火方面是个天才,他仙法很厉害的,请儒尊收他吧。”

“舞青萝你别闹!你要是考不上回去就要入宫了!”叫火夕的那个男孩儿急了,轻轻戳了一下那个女孩。

“我宁可去当宫女也不能让你就这样荒废了一身才能,下次考试你的年龄可就过了,就不能成为直系弟子了”舞青萝也急了,瞪了一眼火夕。

“求儒尊舞青萝为弟子!”“求儒尊收火夕为弟子!”“求儒尊...........”

“停停停,你们俩再求下去,我可就要成坏人了。”笙箫默哭笑不得的挥挥手,站起身来,“都是有情有意的的孩子啊,那我就破个例吧。”

两个孩子已经完全傻了,直到笙萧默的宫铃送到了两人眼前,两人才如梦初醒的接过:“谢师父成全,徒儿拜见师父!”

看着一片儿安详圆满了,花妲己愉快的飘走,深藏功与名的坐回了摩严旁边。“妲己,你不收的徒弟?”摩严偏头问她,花妲己有些小邪恶的笑了笑:“你确定?我若是收了徒,长留就又多一个看看星星都知道你想干嘛的人了。”

“................我什么都没说过,你什么都没听到。”

折腾了一天,晚宴结束后花妲己御着测星轮去海面醒酒,落十一这个尽职的小尾巴也跟在她后面。她有一搭没一搭的与落十一说着话,突然玩心大起,刮起飓风向落十一砸去,落十一险险躲过,稳住身形,看着笑得发颤的花妲己,一边大笑一边向她扬起水柱。

摩严站在贪婪殿外,心想着落十一怎么还不回来,突然听到一阵笑闹声,像殿下一看,正好看到落十一和花妲己正打闹着,无奈的摇摇头。“果然像子画说的,小孩子心性。”又看着花妲己在月光下绽放的笑颜,脸上的线条也不由得柔和了几分。

白子画正坐在露风石上抚琴,突然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他并没有停下琴音,不用猜,能在绝情点周围笑得这么放肆的人只有妲己了。只是恐怕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从来没有染上过感情的琴音似乎多了几分愉悦,多了几分欢快。

笙萧默坐在水边喝酒,他在晚宴上滴酒未沾,因为那酒不是花妲己做的桃花酿,他喝不惯。他托腮想了半晌,凝神与手指,轻点水面。水面一下出现了花妲己正在与落十一打闹的场景,她笑得很开心,笙萧默看着她的笑颜,有些慵懒的笑了笑。

是命吗?还是注定?我们相守千年,真的只能做一辈子亲人吗?

 

第三章

闲来无事,白子画正坐在桃树下品茶,突然刮来一阵风,还夹杂着淡淡的雪松木香。

“妲己。”眼都不抬,白子画直接报出了来人的名字。

“师兄真没意思,每次都猜得出我是谁。”花妲己皱皱鼻子,跪坐在白子画身边。

“满身都是雪松的味道,还怕我闻不出来?”白子画波澜不惊的喝了一口茶,“挺会挑时候的,十一送来的西湖龙井,刚泡好你就来了。”

“小十一鬼鬼祟祟的就抱着一包东西上来了,肯定是得了好茶又怕被仙翁看见抢了去。”花妲己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悠悠哉哉的抿了起来。

“有好东西肯定少不了你的,属猫的。”白子画伸出修长的手,轻轻把花妲己头发上的桃花瓣捏走,又唤李蒙装了两盒茶来:“这茶一盒你给箫默送去,一盒拿去慢慢喝吧。”花千骨同人文-星起星落

花妲己笑嘻嘻的接过两个盒子:“我要喝茶来找师兄不就完了,师兄可别嫌我烦。这另一盒茶给桃翁送去吧,这次招收的弟子有几个调皮的,前两天我见他,已经被那几个小鬼吵得头都大了。”

“我倒是不嫌你烦,只是你一个姑娘家的,天天往师兄这儿跑,不怕你的清誉有损?”白子画微微一笑,难得有几分玩笑的语气。

“谁敢啊。长留上仙白子画,在世人眼里比冰川还冷还硬,难道哪个蠢才会以为,堂堂上仙会对自己的师妹上下其手,图谋不轨不成?”花妲己漫不经心的喝着茶,倒是白子画被呛得说不出话,连连轻咳。花妲己只是得意的挑挑眉,又抿了一口茶。

白子画好不容易缓过来,看着眉飞色舞的花妲己,有些无语:“口无遮拦,调笑起你师兄来了。姑娘家矜持些,不然以后都嫁不出去。”

“诶师兄你还别说,”花妲己眯眯眼睛,“你一天不娶,我就一天不嫁,你还是先操心自己吧。”说罢把自己逗笑了,轻轻笑笑。

白子画心中微微一动,不过看着她淡淡的笑容,也渐渐压下了那种异样的感觉。

“我乃长留掌门,天下大义皆背负与我,我哪有时间想那些儿女情长之事。”白子画摇摇头。

“掌门又如何,蓬莱霓掌门成了亲,也没见他蓬莱有半分衰落。凡间的皇帝每年都纳妾,还不是照样皇恩浩荡。天下之大,数你白子画最忙,如果你这么仙姿卓绝的人都没有个后人的话,那才是天地罪过了。”花妲己摇头晃脑,娓娓道来,说的白子画不由的失笑:“你倒是清明的很,怎么不自己找一个如意郎君。”

“我才不要呢。”花妲己不满的瘪瘪嘴,“我还要在长留自在上个几千年,等到哪日厌了这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日子再说。师兄,你当上掌门就嫌我烦了,要急着把我嫁出去不成。”

“得得得,说不过你。长留你愿意赖多久就赖多久,只要师兄们在,一定护你周全。”白子画无奈的摇摇头,伸出食指戳了戳妲己的小脑袋。

花妲己只是笑笑:“嘿嘿,我以后的夫君肯定不敢欺负我。有长留三尊护着我,看他敢动我一根指头。”

“盏茶也喝完了,给师兄弹一曲如何。”白子画从墟鼎中拿出伏羲琴,花妲己接过。圆润的十指尖轻轻抚过琴身,霎时,一阵沉郁悠扬的琴音充斥了整个绝情殿。花妲己啧啧赞叹:“真是好琴,比我的鹤鸣秋月不知温润了多少倍。”

“若你哪天修炼到九重天,这琴归你便是。毕竟是上古神器,你若不能与师弟打个平手还是别想了。”白子画把茶盏放下,看着花妲己无限郁闷的脸,心里暗自轻笑,面上却还是没什么表情:“曲子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洗耳恭听。”

“哦。”花妲己带着不能把这琴收入囊中的遗憾,轻轻抚琴。将内力蕴聚在食指尖,轻轻一点,琴音像水中泛起的一点涟漪,一下晕开,环山绕梁,远远传开。几指轻拨,流畅的琴音倾泻而出,高山流水,仿佛就在眼睑之间,让人一会儿觉得高山恢弘,流水畅快,一会又觉得仿佛涓涓细流在心底拂过,心中的烦闷一扫而空。白子画微微轻笑,靠在身后的桃树下,闭眼倾听。突然,曲调一转,变得有几分空寂,花妲己开口,轻轻吟唱。

落花落叶落纷纷,终日思君不见君.肠断断肠肠欲断,泪珠痕上更添痕.

一片白云青山内,一片白云青山外.青山内外有白云,白云飞去青山在.

我有一片心,无人共我说,愿风吹散云,诉于天边月.携琴上高楼,

楼高月华满.相思弦未终,泪滴冰弦断.人道湘江深,未抵相思半,

海深终有底,相思无边岸.君在湘江头,妾在湘江尾,相思不相见,

同饮湘江水.梦魂飞不到,所欠惟一死,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尽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不当初莫相识.花千骨同人文-星起星落

湘江湘水碧澄澄,未抵相思一半深,每向梦中相见后,令人不觉痛伤心.

一曲完毕,最后一个点弦,琴音便慢慢散去,最终随风不见。白子画睁眼,看着一脸期待的花妲己,不由得失笑:“干嘛唱这种曲子,像深闺怨妇似的。”

“上次去凡间时,路过蜀国皇宫,便去拜访了轩辕皇帝。轩辕皇帝的皇后怀孕了两个月,托我起了名字叫轩辕朗。路过潇湘阁听见湘妃在弹琴,就是这曲子,唱的凄凉无比,倒是好听,我便拿来试试,却怎么也学不会那种凄清之感。”花妲己挠挠头,“怎么,不好听吗?”

“那倒不是,技巧极好,也没有瞎了这好琴,只是你终归不懂红尘之事,所以唱不出那份凄凉罢了。”白子画轻轻地抚了抚花妲己的头:“以后也别唱这种曲子了,凄凄凉凉的,你不合适。”

“也是也是,那我不唱了便是。”花妲己想想也对,觉得坐得差不多了,就和白子画道了别,起身去给摩严和桃翁送茶了。

送了茶到笙箫默那儿,正准备架起测星轮,却突然腿下一软,整个人跌坐下去,把正在打扫前殿的火夕吓了一跳。

“仙子你没事吧!”火夕丢了扫把就冲过来,把花妲己扶起来。

“怪了........”花妲己暗自疑惑,试着聚了聚气,发现没什么大碍,便试着自己站了起来,也没有什么无力的感觉。

“没事了。”花妲己耸耸肩,朝火夕笑笑,“吓着你了吧,估计是太累了,别跟你师父说啊,不然他们又该操心了。”说罢又好好打量了火夕一番,又笑,“看来师兄有好好教导你们啊,不错,有几分仙气了。”

“我们还没有谢过仙子的举荐之恩呢。”火夕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诶,别左一个仙子右一个仙子的,显得我怪老气的,四下没了旁人就管我叫妲己姐姐啊。”妲己笑眯眯地摸摸火夕的头,“我走了,别告诉你师父啊。”说完自己架了测星轮走了,留下一眼崇拜的火夕望着花妲己恣意的背影,不由的吐出一句话。

“仙子,好帅啊......”

未完待续,全文观看星起星落

你想说点什么